Ŀ

ǰλã 马会 > 马会 >

深圳当纳利搬迁传闻尘埃落定年内分批迁往东莞
ʱ䣺2019-10-09

  2019年开年第7天,一纸《搬迁东莞虎门员工安置方案》悄然贴到了深圳当纳利厂区布告栏中。

  当纳利是最早进入深圳的外资印刷企业之一。1993年,它来到改革开放的前沿,与深圳石化下属的旭日印刷有限公司合资成立“深圳当纳利旭日印刷有限公司”。后来,随着股权的变更,才变成现在的名字。

  在裕同、劲嘉等本土企业崛起成为深圳印刷的新名片之前,当纳利、利丰雅高、中华商务等三资企业便凭借高起点、高质量,为深圳印刷业赢得了全国性声誉。可惜,如今三者去其二,有两家已经或即将离开深圳。

  按照公告给出的说法,“因公司经营策略的调整,公司董事会经慎重考虑,决定变更公司经营地址,将生产线迁至东莞市虎门镇大宁村”。

  虎门大宁村正是当纳利旗下另一家公司敬业(东莞)印刷包装厂有限公司所在地,这意味着两家公司的生产职能大概率将进行合并。

  比当纳利更早离开深圳的是利丰雅高。在关厂之后,深圳利丰雅高的部分设备同样迁往东莞的一家兄弟工厂。

  深圳,作为闻名全国的印刷中心,貌似已经容纳不下更多的印刷企业。即使是行业龙头,曾经的时代标杆也不例外。

  在行业艰难前行的今天,很多老板听到这样的消息难免会有感伤。最初的时候,二妮也很是感慨。然而,了解多了才发现:事情可能并不一定全是悲情。

  二妮最初知道深圳当纳利有可能搬迁或关厂,是因为财经媒体“界面”在2018年初发布的一条新闻。该新闻表示:2017年底,知名地产大亨碧桂园以约16亿元的价格,拿下了位于深圳市龙岗区的当纳利地块。

  对深圳当纳利来说,地之不存厂将焉附?搬迁或关厂自然也就在事实上进入了倒计时。www.66ccc.com

  16亿元的数据从未得到过当纳利或碧桂园官方的证实,却为很多熟悉当纳利情况的人所默认。二妮扒了一下,深圳当纳利占地约4万平米,按地面价计每平米约4万元。要是开发成住宅或写字楼,该卖多少钱?

  16亿元对一家印刷厂来说,意味着什么?深圳当纳利成立25年,假设每年净赚5000万元,也只有12.5亿元。何况,它还不一定赚得了这么多。也就是说,卖地收入很有可能超过了,深圳当纳利经营25年的净利润。

  对一家老牌印刷企业来说,这是不是也算得上一种圆满?实际上,当初深圳利丰雅高关厂退出,传说中的卖地收入比深圳当纳利的16亿还要高。

  别说深圳当纳利,即使对整个当纳利集团而言,16亿元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。比如,2018年前三季度,当纳利的净利润只有1290万美元,合人民币不到9000万元。再比如,当纳利的最新市值为3.53亿美元,合人民币约24亿元。深圳当纳利一块地皮的价值,相当于北美印刷大佬2/3的市值。

  从1993年建厂到2019年搬迁,作为当纳利进入中国的第一家工厂,深圳当纳利自然有着非同寻常的时代意义:它既是北美印刷大佬在中国市场开疆辟土的起点,也见证并参与了深圳印刷业的崛起,乃至整个中国印刷业的超常规发展。

  工厂异地搬迁主要会涉及两个问题:搬到哪里?员工如何安置?对当纳利来说,有了十几亿元的卖地收入,两个问题都不难解决。农民工党支部书记在家乡设奖助学金激励学子成才香港白

  从公告来看,深圳当纳利的生产线将迁往东莞虎门大宁村,当纳利旗下的敬业印刷恰好坐落于此,两家工厂合并自然是一个好的选项。

  还有更有力的证据。2018年10月,二妮看到一份敬业印刷第四次改扩建的环评文件。从相关信息看,本次改扩建很有可能就是为了承接深圳当纳利的产能。

  这次改扩建总投资额高达6.5亿元,将在敬业印刷原厂区内新建1栋5层厂房(新厂房占地面积4230.34平米、建筑面积24073.59平米)。改扩建后,敬业印刷书籍产量由原来的29490万本/年,提高到36690万本/年;彩盒套装产量由原来的500吨/年,提高到600吨/年。同时,还要新增一批各类设备器材,相信不少设备供应商已经闻风而动了吧!

  至于员工安置,网上传言很多。有一种是:深圳当纳利准备了超过1亿元的资金用于安置员工。二妮无法确认真伪。可以肯定的是,员工安置需要一笔不小的费用。

  从公告看,深圳当纳利给员工提供了3个选择:一是同意去东莞工作且愿意保留深圳当纳利工龄的员工,可直接变更劳动合同;二是同意去东莞工作但不愿意保留深圳当纳利工龄的员工,可先解除劳动合同,再重新签订新劳动合同,解除劳动合同按照《劳动合同法》的规定进行补偿;三是不愿意去东莞的员工,可与公司协商解除劳动合同,并获得补偿。

  整个员工安置方案中规中矩,补偿方式与此前的网络传闻有一定出入:依法操作,不过算不上优厚。可为对比的是,此前深圳利丰雅高关厂时,圈内曾传闻对员工给出了2n+1的补贴。

  不过,为了尽快解决员工安置问题,当纳利还给出了一系列的配套奖励措施:提前做出选择,并完成相关手续的员工将获得一定的奖励,并且只限签约时间不限人数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当纳利也算是拿出了诚意。

  这次搬迁会影响多少印刷人的生活?据二妮了解,需要在3个方案之间做出选择的主要是车间生产人员,文职人员可继续留在深圳。因为生产线搬迁后,深圳办公区仍会保留,这也意味着深圳当纳利作为公司实体可能并不会注销。新的办公区就在离原厂区不远的地方,且已经备好。

  目前,深圳当纳利大约有1000余人(其最新登记的社保参保人数为1031人)。其中,办公室文员约300多人。也就是说,约有700名左右的员工需要安置。而根据敬业印刷的改扩建方案,项目改扩建前有员工920人,改扩建后计划新增员工400人。由此可见,深圳当纳利700名左右的生产人员,肯定有一部分需要分流。

  关掉一个工厂对当纳利的影响大吗?影响肯定有,但并不会特别大。据二妮了解,深圳当纳利和敬业印刷同属当纳利的书刊生产平台,多年来一直是统一管理、协同经营:共用一个PMC团队进行生产调度,使用的ERP也是一套系统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两厂合并后,管理起来反而更加方便。

  话又说回来。无论如何,深圳当纳利的搬迁合并在行业内都是一件大事,这到底跟书刊印刷市场的萎靡有没有关系?

  据二妮了解,情况并不像圈里人联想的那样糟糕。最近几年,虽然利润率越来越低,深圳当纳利的销售额一直还在增长,整体上仍处于盈利状态。

  1993年,深圳当纳利建厂。这一年,它所在的龙岗区作为一个新区刚刚挂牌,厂区周边大片空地。

  26年后的今天,深圳已成为拥有2000万人口的一线都市。很多八九十年代设立的工业区已变成繁华的闹市区,深圳当纳利所在地也不例外。

  如今,深圳当纳利厂区周围高楼林立、街巷纵横,随之而来的就是工厂的噪声、废气排放扰民问题。在当前国内的环保形势下,工厂与居民区长期和平共处显然并不现实,而做出妥协的通常都是工厂一方。

  说到这儿,二妮又想起了深圳利丰雅高,其曾经所在的南山区更是如今寸土寸金之地。在深圳利丰雅高退出后,其所在的厂区现在属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印刷厂,这家印刷厂的背后则是一家房地产开发商。

  三好同学在《深圳利丰雅高也关厂了!最近坏消息有点多︱快报》里曾说,深圳利丰雅高是一个时代的背影。深圳当纳利又何尝不是呢?作为附近地区最后一家搬离的工厂,深圳当纳利从一个侧面见证了一个城市的崛起,并由这一进程的参与者变成了外迁者。

  说到这,二妮还是有些唏嘘的。毕竟,当纳利曾是深圳印刷业崛起和黄金时代的标志性企业之一。

  1993年前后,随着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目标的确立,与当纳利前后脚有一批三资印刷企业进入内地投资设厂,他们落脚的第一站大多选在了深圳:1992年,深圳利丰雅高成立;1993年,深圳当纳利旭日成立;1995年,中华商务在深圳开出第二家工厂……

  在高端印刷产能严重不足的20多年前,三资企业的进入带动了深圳印刷业的快速崛起。

  那时候,全国各地的高端期刊、画册大多要不远千里南下深圳印刷,一时之间“北书南印”成为出版、印刷圈热议的时代现象,“印在深圳”几乎成为高品质的代名词。

  网上有资料显示:到2013年,深圳共有印刷企业2430家,工业总产值达320亿元;400多家印刷企业承接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印刷品,加工产值达104亿元,有一半的产品销往海外。国内60%以上的高档书刊印刷品、90%以上的艺术品拍卖品图录都在深圳印刷。深圳成为我国最大的印刷包装城市,也是我国重要的印刷品出口基地。

  可惜,这几乎是印刷业在深圳最高光的时刻。随着深圳城市定位的变化,传统工业与这座快速发展的现代化大都市之间的关系,变得不再像以前那么紧密。

  《深圳市城市总体规划(2010-2020)》首次将城市性质定位,从原来的华南地区中心城市转为全国经济中心城市。国家“十三五”规划纲要,则第一次将深圳确立为国际科技、产业创新中心。2018年,深圳再次提出全面对标全球最高标准,到本世纪中叶,成为竞争力影响力卓著的创新引领型全球城市。

  与新的城市定位相伴而生的是深圳的城市更新计划和产业结构调整。在地少人多的深圳,作为曾经的支柱性产业之一,利润日渐微薄的印刷业,似乎越来越无法承受高地价、高成本的挤出效应。慢下来的印刷业与依然一日千里的深圳看上去正渐行渐远。

  让二妮感慨的事情还有:曾经印厂云集、让人震撼的八卦岭,也不再以印刷为荣。问题是:即使是深圳当纳利、利丰雅高等规模大厂、时代标杆,都难以在深圳继续容身,其他印刷企业呢?